致全体 IMUNC 代表的一封信

致全体 IMUNC 代表的一封信

如果在追求完美的路上注定会失败,那何必要从一开始就那么努力?

如果你为自己定了一个高的离谱的目标,即使失败了,你的失败也在他人成功之上。

当我听到爱梦第十年的倒计时开始,才意识到时间过的这么快。我仿佛还只是 4 年前的那个我,一样站在台下看着每一位大神发言,环顾着身边每一个和我一样对爱梦充满了期待的人。

那时候,爱梦的会议规模是 300 人;那时候,中关新园还能容得下我们;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代表;而那时候的爱梦,也还年轻。正如 4 年前的闭幕式结束后,我排了很久的队,拦住了当时的学术指导,开始了长达 90 分钟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吐槽。大概是有太多的期待,我才会那么投入;也正是因为有太多的期待,我才会想要留下来改变它,让它真的成为一个在不停超越极致的会议。

不得不说,我是幸运的,能够有幸成为秘书长去做大刀阔斧的改革。这几年,我们的会议规模越来越大,终于,只有友谊宾馆能够容纳我们的会议规模;报名人数越来越多, Excel 早已无法承载我们的会务要求;当爱梦再被代表们提起,我们已经能够自信我们就是中国最好的独立模拟联合国会议之一。我觉得我几乎已经实现了自己四年前的那句青涩但坚定的承诺:“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让爱梦真正做到超越极致”。

然而,正当我想要心满意足地向大家道别的时候,我听到的却是“爱梦挺好的,只不过……”

只不过是,挺好的?

关于那个 Better than Best 的承诺,时至今日,仍在路上。我想起 2016 年全国主会中那些冒着暴雨或顶着烈日来到友谊宾馆的代表,从台湾、日本甚至美国辗转各地特地飞到北京的学术指导,还有多年来尽心尽力的秘书处成员,我无法向他们解释为什么我们一次一次的努力、一次一次的反思、一次一次的改变,却永远都没法做到完美。

如果在追求完美的路上注定没有尽头,那何必要从一开始就那么努力?

当你第一次打开 IMUNC 的报名链接,当你第一次紧张地接到学术指导的面试通知,当你第一次惊喜的收到你的席位选择,当你第一次打开翻不完的背景文件,当你第一次拖着西装登上前往北京的高铁,当你终于站在聚英厅和六百名与你相同的代表相遇时,我不知道你是否会回望那条把你带来 IMUNC 的路。在这四年里,我无数次的回想起那时的自己。为什么我们始终在坚持?对我来说,做 IMUNC 的目的是为了忠于我的承诺——让更多的人得到一次被赏识的机会,让更多的人站到聚光灯下受到所有人的瞩目,让更多的人对这段与爱梦相交集的人生无悔,让更多的人实现更好的自己。

在我加入组织团队的四年来,我们曾为自己定下许许多多堪称“高得离谱的目标”,在实现它们的路上我们所有人也一并历经着难以言说的困难与挑战。同样地,我们真的用行动一次一次地挑战自我,超越了极致,我们真的实现了那些看似疯狂的目标。这四年来,我仿佛成为了一台不肯满足的永动机,我的眼中总是装满我们还有哪些地方没有做到完美,还有哪些反馈意见值得听取,还有哪些环节值得进一步完善。时至今日,当我就要和大家告别时,才恍然大悟:我们一直在超越极致,所以我们从未做到完美。而这种想法也让我十分痛苦:如果注定不能完美,那我们追求完美的意义又在何处?

“Better than Best”——这句话也许已经精当地解答了我的困惑。因为我们始终未曾停止超越的步伐,所以我们始终都要求明天的爱梦必须在昨天那个已经很成功了的爱梦之上。

所以——如果这样一个庞大的规模已经不能实现让每一位代表“改变自己、超越自己”的目标,那么我,愿意摒弃一切对数字和规模的追求,去关注每一位代表;

如果我们的学术理念已然不再坚持最低干涉原则,甚至我们渐渐地开始希求以顶尖代表推动全局进程,那么我,愿意终止这个不平等的体系,重新探索如何让每一位代表更好地适应会议,如何让每一位代表都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应有的尊重与提升自我的机会;

如果面对现有格局中已经存在并不断扩大的问题时,我们还在选择逃避与抱怨,那么我,愿意停下来反思,而不是带着问题赶路。

我,愿意放弃那些看似安如磐石的一切,去换一个属于改变的机会;

我,愿意放弃那些看似光鲜亮丽的一切,去筚路蓝缕,找那个我们年轻时跃动着的梦想。

和四年前的那个我一样,我一样坚信,涌动在每个爱梦人血液里那份超越极致的精神,尚未止息——超越极致的路上,也许有坎坷有波折有辛酸有无法言说的磨难,但是我们,不曾,不能,不将止息。

或许有人说我是疯了,或许我真的是疯了。而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因为他们即使被世界嘲笑,也会毫不畏惧地疯狂到底。我清醒地知道,“疯”意味着我还有勇气追逐我们当初的理想,意味着我们不会只沉溺于对“规模”的追逐,不会固步自封于“成熟的”学术体系。一个骄傲自满的组织无法走到第十年,一个不敢正视自己问题的团队无法走到第十年,一个不能接受挫败不敢正视问题无法从头再来的人,不配与 IMUNC 一道,走到第十年。

现在,我想再问自己一次,也想再问所有人一次。

如果注定无法成为极致,那何必要从一开始就那么努力?

因为我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成为极致。我们,只想超越极致。

我们决定——缩小会议规模;在爱梦危机联动体系创始人韩岳昕的亲自指导下,大刀阔斧对这个我们最引以为豪的学术分支进行大规模人数削减及深度体系变动;我们愿意重新设计创新分支,只保留代表评价优秀的委员会而裁撤表现不佳的委员会;我们愿意继续革新法学分支,让代表再一次领略国际法的魅力,为无数青年追寻法律梦想的路披荆斩棘;我们愿意重新调整会务团队的内部分工,提高效率,让每一位代表和学术指导的诉求都能得到最及时的关切和满足。

第十年了,第 3064 个日子。

我们愿意感谢。感谢每一位与我们并肩工作的学术团队成员,是你们的辛劳创造着一个个不同凡响的会场,是你们的智慧解决着一个个难题,是我们一道,创造了十年来的每一次超越;感谢每一位代表,是你们的参与让我们重新理解爱梦的价值,是你们的期待让我们的努力更有意义。

我们愿意倾听,倾听每一句诚挚的反馈,倾听每一句恳切的批评,倾听每一个人对爱梦的愿景;97.2% 的会议满意率只是一个空泛的数字,这不能让我们满足,我们应当去倾听每一个人的声音;

我们愿意反思,反思我们引以为傲的学术体系尚且存在哪些漏洞,反思每一场看似热闹的线上活动究竟为代表带去了什么,反思学术文件的厚度与深度是否能真正为代表所适用,反思我们的会场运行中出现了哪些阻滞,反思薄薄一张代表反馈究竟背后承载了多少为我们忽视的厚重踏实的思考——更重要是反思我们自己,是否被骄傲蒙蔽了本该拥有的那颗谦谨的心;

如果你还相信 IMUNC 能够真正实现你的梦想,能够真正实现对自我的突破与超越,能够真正认识几个一生的挚友,能够留下一段珍贵且富有深意的会议甚至是这段经历能直接或间接地改变你生命的轨迹——请你,也放心地疯狂一次。

正如四年前的我,曾对我的前辈那样。别畏惧,别迟疑,别让任何事阻挡你勇敢地表达自己。爱梦需要你的声音,正如你感同身受,期待着爱梦的改变。请让我们知道你的梦想,我们将不遗余力地帮你实现它——爱梦。

而我也想感谢你,能够再给我,再给 IMUNC 一次实现承诺的机会。

言不尽思,书不尽意;特此致候,不胜依依。

樊瑛杰
IMUNC 2016 执行主席
代表爱梦理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