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国际反腐败高级会议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国风·魏风·硕鼠》

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

——《庄子·胠箧》

“贪”,上下结构,从贝、今声。今日之财,取之安心否?

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贪污腐败的公职人员是谁,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明见的是,“贪”是潜藏在人内心中的恶——“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洛克的断言如今依旧振聋发聩。

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的道路上潜藏着权力集中引起的腐败风险,这已是不刊之论;欠发达国家充斥着独裁的政治强人与军政府的野蛮统治,钱财资源不正常的大幅度集中已是常态;即便是法制健全的传统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隐性的——或者说是新型的——权钱交易也如火如荼……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这是《双城记》的开头,用来形容这个奇怪的“大政府”时代,也不失准确。

腐败问题在新生社会的发展与转型过程中是难以避免的;在成熟的社会体制历久而不能弥新时,它也同样会以不易察觉的新形式悄然出现。解决腐败问题的切入点很多,但“法治”无可争议的是其核心。

而如今——正如《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中所言——腐败问题正从纯粹的一国内政问题发展到新的阶段:贪污官员与实权人物通过国际金融体系转移赃款、事发后携款潜逃国外,造成大笔资金外流;腐败官员因为自身危机,选择与别国势力合作,有可能造成相应级别机密文件的外泄,加剧了国家间关系的紧张;参与到国际金融中的大规模洗钱活动,造成国际金融一定程度上的紊乱,不利于国际金融的良性发展……如此诸多,数不胜数。

现在距离《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正式生效已经过去了十年。这十年间,贪污腐败在全球范围内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是愈演愈烈——崭新的犯罪技术与古老的犯罪形式,在这个好坏参半的时代结合,多少有些令政策的制定者无所适从。

我们知道人性的恶也许永远没有能被完全消灭的那一日,腐败的种子也许永远难以从复杂的社会体系中连根拔除——但我们将永不失掉斩除此恶的希望。

我们渴望社会政清法明,渴望人民安居乐业,渴望官员们恪守职责,渴望不义之财不会快速聚集,渴望社会发展的成果能够在最大程度上被人们所共享——正如我们渴望生而为人的尊严,渴望不苟活一世的价值。

今天,这里有一个机会。

一个全新的形式,一个自由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也许我们无法实现宏大的梦想——但至少,我们能够发声。

发声,让初生鸷鸟稚拙的声音刺破滚滚乌云,让我们的眼中涌现哪怕片刻的光明。

我在反腐败高级会议,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