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林斯会议

公元前三百三十八年,整个地中海世界正处于至关重要的历史节点。传统的城邦政治面临着空前的变革,迦太基走向了崛起,而斯巴达则走向了没落。爱琴海沿岸,精英们无休无止地辩论和演说,充满了欺瞒和谎言的政治让希腊人感到厌倦。贫富对立空前严重,而伯罗奔尼撒和柯林斯战争留下的伤痕则久久难以恢复。在雅典的废墟上,底比斯的没落和斯巴达的衰败下,希腊人等待着一场变革,一次重生,一位带领他们走向辉煌的领袖,或者是一位把民主积弊一扫而空的独裁者。

所以不难理解,当雄才大略的马其顿君主菲利普二世兵临城下之际,希腊人为何会陷入久久的沉思了。他究竟是入侵者,还是解放者?马其顿占领究竟是一个光辉伟大的新纪元的开始,还是民主制度无可奈何的历史倒退?是在一位强人的带领下失去自由,还是在无休止的辩论中放弃机遇?在这一年希腊南部微冷的冬天,在科林斯雄奇的港湾和城墙间,无论是倾心,还是恐惧,抑或是愤怒;所有希腊城邦被召集在菲利普那无法拒绝的邀请下。在这里,一个联盟将被铸就,并会追随着菲利普二世和亚历山大大帝父子,征服半个世界。

当然,所谓的永世联盟并不意味着万世辉煌;遥远的意大利北部,罗马共和国已经在血泊中崛起,在百年内就将踏上征服地中海的道路;而近在咫尺的、拒绝了菲利普邀请的斯巴达人已经把他们威名赫赫的大军开到了伯罗奔尼撒的北部——无论如何,古典时期小小城邦几百年的踟蹰将在这一年的冬天画上了句号,一个包括了西班牙、非洲、高卢、不列颠、意大利、希腊、亚洲、波斯、印度和埃及的全新的一体化的世界将在下一个时代——希腊化时代里被构建起来。亚历山大、皮洛士、汉尼拔、安条克、庞贝、凯撒——我们所熟知的这一切风起云涌的历史,都将从科林斯,从公元前三百三十八年的冬天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