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到底是一个远离华盛顿纷乱尘世的大理石神殿,还是一个与国会山和白宫一样充满喧嚣的是非之地,恐怕是一个人们很难达成共识的问题。如果单看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的话,这个答案恐怕会变的更加难以抉择。

2010年,最高法院的一纸判决,让美国坐实了“花钱买总统”的指责。从此,大企业对政治的影响力被进一步放大,几十年来美国人对政治献金的限制几乎一夜之间被逆转。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最高法院做出不利于限制政治献金的判决并非完全不可预测的,限制政治献金的潮流被逆转也绝非仅仅是因为一纸判决。可以说,这一判决是美国近十几年政治风向变化的一个缩影,也是一个研究美国政治体制的切入点。

众所周知,联邦最高法院从来也不仅仅只是一座法院,所以我们也相信,我们模拟的对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不应该被认为仅仅是死扣判例法条的地方。模拟美高院在2014年讨论了经济立法与正当程序的关系,在2015年讨论了堕胎权,2016年讨论了刑事被告权利;今年,我们将把目光投向第一修正案,尝试理清言论自由条款,这一争议极大的宪法条文在最近的五六年里如何被最高法院进行了重塑,然后又怎样影响了当今美国的选举政治。

模拟美高院将一如既往地吸取往年的经验,改进会议流程。我们将丰富背景文件中关于案件政治哲学领域争议和时代背景的介绍,同时加强庭审中法官团队对于议程的主导作用,降低学术指导对会议的干预力度,减少律师团队对首席律师的依赖程度。

2017年的美高院,会比往年更加精彩。